以限量和鉴证为影像收藏保驾护航

2016-08-10 11:02 来源:中国艺术报 编辑:宗社全


大眼睛  解海龙

成交价:30.8万元人民币  拍卖时间:2006年11月  拍卖公司:北京华辰

随着我国经济的发展和人们对摄影收藏知识的普及和提高,影像艺术品近年来得到越来越多的收藏家和资金的关注,国内的一些拍卖行相继开辟了影像专场,博物馆、美术馆也开始介入摄影收藏,民间收藏家也大量出现,摄影藏品的种类不断丰富,品质不断提高。

但是摄影作品无限的复制性和通过器械创作的间接性,使许多收藏家和投资者面对摄影艺术品市场谨慎、犹豫、彷徨,难以涉足。目前版数失控成为中国影像市场的最大问题,中国摄影收藏家及投资者因为中国优秀摄影作品无法保证限量和鉴证而缺乏信心,从而不敢轻举妄动,严重制约了影像艺术品的流通和交易。

摄影作品具有重要收藏和投资价值

1839年,法国宣布发明了摄影术。1896年,美国史密斯国家自然历史博物馆收藏1.2万件摄影工具以及20万张与摄影历史相关的照片,首开美国博物馆收藏并展出摄影作品的先例。1937年,纽约现代美术馆举办“摄影1839-1937”展览,标志着摄影作为一门艺术正式被以美术馆为代表的艺术权威领域所接纳。

1971年,全球历史最悠久、规模最大的国际拍卖巨头苏富比在英国伦敦举行首场摄影专场拍卖会,自此一“槌”定音地向世界确认了摄影作品的投资价值,随之各大拍卖行纷纷效仿。1984年是摄影作品市场的里程碑,美国的保罗·盖蒂博物馆以2200万美元的大手笔购入了总共1.8万张摄影作品,作为博物馆的永久馆藏。同年,著名摄影家安塞尔·亚当斯离世,这让艺术品级的高端摄影作品一时洛阳纸贵,成为万众瞩目的焦点。从1990年至2008年,摄影作品的价格整体涨幅位居油画、雕塑、当代艺术品和战后艺术品等十大类中的第一位,同时也跑赢了全球艺术品综合价格指数。尤其在近年来,一些名家名作以天价成为世界瞩目的焦点。

2014年11月,在苏富比举行的摄影私藏拍卖中,上拍的175件摄影作品成交率达到了90%,金额达到了2132.5万美元(约1.3亿元人民币)。美国苏富比摄影部主席丹尼斯·伯特利称,这个收藏在规模和范围上都是前所未有的。

中国摄影收藏交易始于20世纪90年代中期。2006年9月纽约苏富比拍卖的中国摄影家王庆松的一幅作品《跟我学》 ,以超过31万美元(约245万元人民币)的价格成交,给中国摄影市场带来极大的震动。2006年11月23日华辰拍卖公司在北京举办了一场对中国摄影发展影响深远的影像艺术专场拍卖会,彰显着民族的影像价值判断倾向,成交额245.6万元人民币,成交率为61%。摄影家解海龙的中国“希望工程”代表影像《大眼睛》,以30.8万元成交。具有标志性的华辰影像艺术专场拍卖会,宣告了中国摄影收藏市场的正式亮相。

 
莱茵河II  安德烈亚斯·古尔斯基
成交价:约2660万元人民币  拍卖时间:2011年11月  拍卖公司:纽约佳士得

版数是摄影收藏的命脉

影像艺术品目前在国际上是位于油画和雕塑之后的第三类藏品,当前,营销影像艺术品的画廊遍布全国,市场交易的规则正在不断完善,影像收藏行业在全面迅速发展。但是,中国艺术品市场由于缺乏规范、权威的艺术品评估和鉴定机构,也存在着版权不清等现象,严重制约着市场的良性成长。

摄影作品成为艺术品经历了一个曲折的过程。很多收藏家甚至认为,摄影作品可以无限复制,从而无法将摄影作品与收藏联系在一起,这恰恰说明了限量和签名在摄影艺术品中的重要性。

决定一幅摄影作品的价值至少包括六个方面:影像的历史价值、艺术价值、文物价值,作者的签名和作者的影响力,作品的数量。特别要指出的是,照片签名的意义与书画不同,它是作者直接在作品上留下的唯一人文气息。

物以稀为贵,收藏本身就是对罕见物品的拥有,数量决定价值,藏家和投资者及机构根据艺术品在市场上流通数量进行价值评估。因此,限量是作者和市场对作品发行数量的控制,是制作当代影像艺术品的重要前提。版画艺术的限量为摄影作品创造了彰显价值的模式,为摄影树立了标杆。

版数是摄影收藏的命脉,限量也是国际社会对摄影艺术品交易的通行做法,一般每版控制在10至30幅。但版数失控是目前中国影像市场的最大尴尬,也是中国影像市场的一个突出特征。摄影作品进入市场交易,它就成为一件商品。任何要进入拍卖市场交易的当代艺术品,进行版权登记是保证双方权益的最重要的手段和方式。只有做过版权登记,有明确的产权证明,才是“确权”的。我们购买的电视机、电脑等商品还有“三包”服务,用几十万甚至上百万购买的艺术品也应该有法律上的保证。

因此,许多摄影家和收藏家都非常期待第三方机构介入,以促进摄影艺术品收藏和拍卖市场的良性发展。鉴证,审察的证明,一般由权威、公正的单位和第三方机构实施。作为国家唯一指定从事摄影著作权管理的机构,中国摄影著作权协会2014年推出限量鉴证服务,对申请者的作品和数量进行登记、备案、编号、加印及配发有多重防伪技术的证书,使人们可以在世界任何地方上网查证,让限量作品信息公开、透明。限量鉴证的摄影作品将被收入中国优秀摄影作品数据库并给予50年的版权保护;每版照片中国摄影著作权协会只接受一次限量鉴证。

限量鉴证在某种程度上破解了“摄影原作”历史性的困惑。国家版权局副局长阎晓宏指出:“鉴证是进行交易的前提,应不断总结、提高。坚持诚信原则,去伪存真,使摄影作品体现其文化和市场价值” 。

中国摄影著作权协会推出的限量鉴证做法令业界欢欣鼓舞,大家认为,这是规范交易规则和构建诚信体系的有力举措。国际影像收藏家靳宏伟对限量鉴证工作给予了很高评价,并收藏限量鉴证作品。

在当代中国,国画和书法作品占据了拍卖市场成交总额的半壁江山。在影像艺术品交易中,当代艺术备受青睐,老照片和纪实作品也受重视,以审美为价值的作品却少有关注,此类作品恰恰是具备了收藏投资和悬挂欣赏双重功能的影像,对中国广大百姓和亿万家庭有着难以想象的巨大空间。小众和高门槛是艺术品市场的一个重要特点,但摄影颠覆了这个传统理念。限量鉴证在某种程度上成为影像市场快速拓展的助推器。

中国经济的迅猛发展和稳定的社会环境,为文化产业的发展提供了良好的条件。当前,中国的影像艺术品市场刚刚起步,影像评判体系尚不健全,价值理解还不到位。处于价值投资洼地的影像,无论是收藏还是投资,都恰逢其时。靳宏伟近年来时常现身于国内的影像艺术品市场,他认为中国影像市场的成熟需要5至10年,这是一座已经破土的金矿,是中国文化产业最后一支潜力股,未来令人充满美好的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