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作是作者的“亲生儿子”

2016-07-06 09:55 来源:中国合影报 编辑:骆丹

来源 中国摄影报 作者 骆丹   李岩  采写

 
《素歌》系列之一   骆丹   摄

 

 
从岩壁、祭坛走向数字内存,所有艺术都在表达作者的内心世界。而作为艺术的摄影是多元化的,这种多元化不仅体现在前期拍摄中,也体现在后期制作、装裱和展览中。

作为一名自由摄影师,骆丹坚持以古典摄影工艺表达自己对生命和摄影艺术的理解与感悟。他将自己的创作智慧和想象倾注到照片制作和装裱展览中,站在摄影的艺术创作角度观看,“摄影原作”因而有了不同寻常的意义。

中国摄影报:国内有收藏家从摄影作品的画面质量、历史价值以及真伪上,肯定摄影原作的价值和特性,您怎样理解“摄影原作”?
骆丹:有人认为底片才能称之为原作,但拍好底片只是摄影创作过程的一部分、一个环节,并不是最终的表现形态。在后期制作中,摄影作者全程参与,对作品的媒材、尺 寸、影调等进行细致地调控,作者亲自制作出来的作品——原作,才能完整地体现和代表作者本人的创作思想,但也有人借用他人之手来达到这个目标。
后期制作作为摄影创作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是艺术性的完整体现,也是作者主观意志和思想的投入,这与前期拍摄、后期处理、装裱、展览是一体的。数码摄影时代,照片快速复制、海量传播,传播主体多是网络和纸质传播。但观看画册或面对电脑屏幕,我们面对的只是一个图像,与在现场观看原作,区别还是很大的。

中国摄影报:从观看与欣赏作品的角度进行理解,“摄影原作”包含着哪些意义?
骆丹:现在的摄影实践已经不仅仅是在墙上挂一张装裱好的作品,很多人都尝试在媒介语言上做进一步的探索,这是摄影发展的一个重要的方向。许多艺术家把作品构思、试 验、确定方案、制作、呈现这一系列过程视为一个整体,因此原作概念也包含着这些过程。我们要意识到,复制品的技术手段、呈现方式、展示空间等并不能百分之百还原原作,面对一个屏幕或者一个纸质的平面的时候,我们得到的信息可能是片面的、不完整的,可能造成对原作的误读。

中国摄影报:原作对摄影作者本人来说意味着什么,有象征意义存在吗?
骆丹:原作就是作者的“亲生儿子”,这个儿子渐行渐远,越来越不受老子控制。

中国摄影报:从古典工艺到胶片工艺,再到现在的数字工艺,照片的媒材和印放技术在发生变化,代表作者思想意识的摄影原作是否有不同的要求?
骆丹:不同的制作和印放技术是作者选择的某一种方式,标准和要求完全由作者自行定义。如果作者愿意在作品上签名,就表示作者认可自己的标准,认可这个作品能代表自 己的创作思想。当然,如果在某个活动现场有人拿一个印刷品让作者签名,那只有纪念意义,事实上很多人会拒绝在上面签名。也有一些没有签名的作品也是原作,比如某个时期的某张作品有可能是尤金•阿杰拍摄制作的,这就需要由专业人士就各个细节对阿杰的现有作品加以鉴别并得出权威的结论,和鉴别一副画的真伪差别不大。某个时期会有某个时期特有的材料、纸张、药水和工艺,过了这个时期,这些材料会发生变化,即使要刻意去复制这些材料,要做到完全一样的可能性也很小。

中国摄影报:业界有评论家将银盐纸基、玻璃干板、湿板、丝绸等看作是为了更好表现或保存摄影思想性的媒材,您怎样看待思想内容与工艺材质的关系,是否体用分明?
骆丹:思想是抽象的,现在思想可以在虚拟技术上得以承载,就像一些艺术家用VR技术来做作品。有趣的是我想到了小说《三体》快结尾的时候,人类文明即将面临毁灭,为了向未来的文明证明人类文明曾经的存在,人类找到了当时最顶尖的材料工程学家,大家研究来研究去,最后发现,能够最好保存人类思想的方法,是把思想刻在石头上。我理解将银盐、湿板、铂金作为表现或保存摄影的思想性的媒材,那是我们现阶段的选择,我们可以选择这些方式,也可以选择别的方式。就我现在的创作而言,我想找到思想与工艺材质之间关系是否和谐。和谐要怎么处理,不和谐要怎么处理,这些都是需要去思考和面对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