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叶的隐喻

2016-04-14 09:20 来源:泰吉轩画廊 编辑:著作权

作者 卢骁 泰吉轩画廊总监


人们在看照片的时候,总是习惯性的去关注“这张照片拍的是什么”?而我认为:重要的是这张照片让你感觉到了什么?从影像中感受那种“调性”,也就是照片要对你说的东西。
——保罗•卡普尼格罗


十九世纪中期,随着绘画印象派的出现,艺术开始步入了史上最为重要的转折时期。艺术家的创作正由对于写实的追求转而向精神传达的探索。摄影的出现,以其无可比拟的写实感,加速了艺术的改变。当二十世纪初期的时候绘画已经逐步开始脱离“实物”的束缚,向单纯抽象表达迈进的时候。此时的摄影也正试图摆脱单纯的写实纪录,向精神层面进行更深入的探索。美国现代摄影之父阿尔弗雷德•史蒂格利茨在将当时欧洲最先进的艺术思想带入美国的同时,也在思考摄影的发展路在何方?他拍摄了一系列以“云”为题材的作品并将其命名为“等价物”。回首看来,这一系列作品既可以看作是摄影与绘画“依附关系”的瓦解,同时也是“直接摄影”这一思想的启蒙。

“直接”并非“直白”。而是采用不刻意矫饰的方式去探寻精神层面的事物。在“直接摄影”发展的半个多世纪里,对于表达手法也是在逐步变化的。起初艺术家还试图通过一定的光影效果和特殊角度去寻找一种形上的相似性来借喻说理。譬如爱德华•韦斯顿的《青椒30号》便是此类“直接”的代表。而发展到了保罗•卡普尼格罗这里,任何的形变已经不再重要。他用最高超的摄影技巧将事物如此写实的刻画下来。这种写实不仅忠实再现了事物的形。更将事物背后的气场表达了出来。

保罗•卡普尼格罗将日常生活中的“寻常之物”以一种“非凡”的方式呈现在我们面前,使我们的感官所接受到的远远超出被摄物体本身。安塞尔•亚当斯说过:“直接摄影与其说是一个试验过程,不如说是明澈的思考和情绪的产物。把摄影师的素材降低到一个明确的目的,而一直在摄影的创意中予以强调。”我们可以看出,保罗正是秉承于这种“直接”,并将物体表象“直接”进行更加深入探索,洞察于物体背后或者说内部的“灵性”。他将这种“灵性”当作一种“隐喻”。借物喻世,以物抒情。这种“隐喻”既是对于阿尔弗雷德•史蒂格利茨“等价物”的延续发扬,也是艺术家希望透过作品所传达给观者的启示与思考,是他的作品的智慧所在。

当保罗在乔治•伊斯曼(George Eastman)柯达博物馆举办“智者的静默——保罗•卡普尼格罗摄影回顾展”的时候,一篇名为《从史蒂格利茨到卡普尼格罗:美国摄影传统》的文章给予了他在摄影史上这一关键位置的定位。对于保罗•卡普尼格罗的来说,他的作品融入了他深厚的摄影功底和高超暗房技法,他亲手洗印出照片的这一过程已经成为作品内容体现的重要部分。因此,也只有原作才能将他作品的全部内容完全展现出来。作为摄影史上的重要摄影大师和关键节点艺术家,他的作品早已被世界几乎所有拥有影像收藏的大型美术馆所收藏,并成为全球影像收藏者收藏名单上的常客。2014年1月,泰吉轩画廊得到艺术家本人授权,将他的作品带到中国并在画廊举办了《自在之物的灵光——保罗•卡普尼格罗摄影作品展》取得了巨大成功。 他的数十幅作品被中国的影像收藏家竞相收藏。2014年11月在中国美术馆举办的以摄影史为脉络进行梳理的大型摄影展《乘物游心——1839-2014直接摄影原作展》上,保罗•卡普尼格罗的作品由泰吉轩画廊捐赠成为中国美术馆的永久收藏。

今天他的作品将在再次在中国美术馆以大型个人回顾展的形式呈现,这将是中国观众一次极为难得的近距离、系统、立体、全方位了解这位摄影巨匠的机会。同时也是让我们更加深入了解摄影史的一次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