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收藏老大靳宏伟:越贵越有升值潜力

2015-11-18 13:36 来源:Art289 编辑:马马

自2006年第一次购入价值30万美元的摄影作品开始,靳宏伟的摄影收藏劲头就持续攀升,近几年其摄影收藏已达两千多件,成为华人摄影收藏界不折不扣的老大。尽管做收藏是出于喜爱,但靳宏伟还是把求稳放在第一位,“我希望所有做收藏的人都记住,越贵越好的东西升值空间越大。” 

自2006年第一次购入价值30万美元的摄影作品开始,靳宏伟的摄影收藏劲头就持续攀升,近几年其摄影收藏已达两千多件,成为华人摄影收藏界不折不扣的老大。尽管做收藏是出于喜爱,但靳宏伟还是把求稳放在第一位,“我希望所有做收藏的人都记住,越贵越好的东西升值空间越大。”

在“第二届北京国际摄影双年展”中,有一个收藏展—“从图片到照片:来自靳宏伟的中国当代摄影收藏”,展场设在靳宏伟自己位于草场地的希帕画廊,共展出150幅照片。从已跻身国际艺术家行列的王庆松、海波,到近年新出道的于筱、卢彦鹏,靳宏伟收藏了一大批中国当代摄影界活跃分子的代表作品。可以说,这个展览足以呈现当今中国摄影艺术的整体面貌。

Art289记者在希帕画廊两次见到这位华人世界最大的摄影收藏家,每次他都着一身正装,像要出席重要会议,但言谈之中,却透着一股活泼劲儿,很有亲和力。靳宏伟今年80%的时间都待在中国,比往年长很多,以往差不多是一半一半,因为活动太多。名声在外,摄影收藏及相关的活动开始越来越多地占用时间精力,他感觉有点忙不过来了。
 

从摄影师到数一数二的摄影收藏家

“从图片到照片”展出的作品,在靳宏伟全部的中国摄影收藏里,比重不到一半。而在他所有的摄影收藏中,中国摄影师的作品只占了六分之一,而且是最近两三年集中收藏的。靳宏伟的收藏,是从西方经典作品开始的。

靳宏伟的摄影收藏第一次为公众所知,是2011年在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举办的收藏展“原作100”,展出的都是西方大师的作品,从亚当斯、布列松到达明安·赫斯特,还把对中国人来说相当陌生的美国摄影大师哈里·卡拉汉(Harry Callahan)带入了人们的视野。

在这个展览之前,靳宏伟还没把摄影收藏当成正经的事业。他走上摄影收藏的道路,是个人“情结”使然。出国前,靳宏伟是一名摄影师,在《上海画报》做过摄影编辑,对摄影充满抱负。1989年,他干脆到美国马里兰艺术学院学起了摄影,拿到硕士学位。但是,毕业后没找到工作,只好做起了生意,摄影也渐渐放弃了。

2005年是靳宏伟事业起飞的一年,他的手里也有了闲钱。“人总有个情结”,靳宏伟心里还是牵挂着摄影,但他没有回头去做摄影师,而是在第二年做起了收藏。“你离开(摄影)很多年了,要想再做回去,不是说不能拍,也能拍,但是要比原来拍得更好就难了。如果你做不到比原来更好,那你就得有自知之明,不能再做了,对吧?实际上我也能拍照片,但拍一般的照片,拿起傻瓜机就拍的那种,对我来说已经没有太大意义。”

2006年,靳宏伟第一次出手,就购入价值30万美元的照片,其中以哈里·卡拉汉的作品为主。他称自己选择了一条“不太费力”的道路,“也想收藏绘画,但我不懂,摄影毕竟是我在学校学了的,知道这个脉络,也看了导师和系主任他们是怎么收的,所以马上就有了概念,上手很快。”

在马里兰艺术学院的学习经历对靳宏伟影响深远。之所以大批购入卡拉汉的作品,很大程度上是受到了自己导师的影响,因为他是卡拉汉的学生。但初涉摄影收藏的靳宏伟“并没有想要怎么样”,也没有做大收藏家的野心。但好东西是藏不住的。一个偶然的机会,摄影师付羽看到了靳宏伟收藏的作品,很惊喜,回来就告知了策展人蔡萌,蔡萌问靳宏伟愿不愿意展出,他马上就答应下来,于是就有了“原作100:靳宏伟收藏20世纪西方摄影大师作品展”。

展览的成功让靳宏伟的摄影收藏劲头大增,加上前几年美国经济不景气,照片不会特别贵,而自己的生意又一直在赚钱,就沿着摄影史一路收了过去。“原作100”的另一个影响是,靳宏伟一下子成了有名的摄影收藏家,在华人摄影收藏界内,更称得上数一数二。2011年,他收藏的照片已经有三百多张,近几年更迅速增至两千多张,在华人摄影收藏界,是不折不扣的老大。2013年,靳宏伟又成为世界著名希帕图片社(Sipa)的最大股东,这件事是这一年摄影界的大新闻。靳宏伟说,当时这家老牌图片社遇到困难,但它有两千五百万张底片,很有价值,对谁来说都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原作100”之后,靳宏伟的活动迅速多了起来,国内举办了一系列他的摄影收藏展:“从卡拉汉到杰夫·昆斯:来自靳宏伟的收藏”,“哈里·卡拉汉原作展”等等。今年的“北京国际摄影双年展”开幕一周后,又在中华世纪坛做了“触摸经典:中国当代100原作展”。

去年苦于照片没地方放,脑袋一热,他创办了希帕画廊,给照片找个落脚的地方,“顺便做一些展览”。尽管他希望希帕画廊能够按照正常的商业模式运行下去,但目前并没有给它设定盈利目标。

靳宏伟说,画廊和自己的收藏之间是平行关系,互不干涉,希帕画廊有自己的定位,方向主要还是摄影。就个人收藏取向来说,靳宏伟还是更注重西方大师的作品,而希帕画廊侧重发掘中国年轻艺术家,同时引进西方新晋摄影师。

但画廊的开幕展呈现的却是孔宁的油画。孔宁原本是律师,没经过绘画方面的专业训练,但靳宏伟就是喜欢他的作品,很多人提醒他要小心,但他说“我不管”,跟决定开画廊一样,干了再说。如今,绘画作品也成了希帕画廊的目标之一,他还问Art289记者有没有好的画家可以推荐。

但他绝口不谈自己藏品中那些珍品的价值,不想在收藏上显得太高调。他说,这样做很容易挨骂,“有的富人张牙舞爪,的确让人讨厌。还有一点就是他们在处理这些问题上可能也没有想得太周全。”前不久,马云和曾梵志合作《桃花源》,很多人骂马云,却很少有人骂曾梵志,因为人家花几千万不是为了马云,而是冲着曾梵志,“马云有过拍卖记录,一两百万到头了”,大家会觉得马云是在瞎搅和,占便宜。

哈里·卡拉汉《埃莉诺》 摄影 1947年

等观念变了,中国的摄影收藏会很厉害

“我希望所有做收藏的人都记住,越贵越好的东西升值空间越大,因为越贵的东西大家越想要,它的需求在那儿,(好东西)又越来越少;越便宜的东西升值空间越小。”谈起自己的收藏心得,靳宏伟说还是把求稳放在第一位。尽管做收藏是出于喜爱,但在选择作品时他仍然保持着商人的冷静。

对入行较晚的藏家来说,捡便宜的可能性已经很小了。靳宏伟谈起邱志杰“纹身”系列中的一张作品,“就是身上写着个大大的‘不’字那张”,1994年第一次露面的时候价格是1800元人民币,2013年购入时已经是22000欧元,约合18万元人民币,翻了100倍。

所以,他的收藏重点还是在摄影大师的经典原作上。他收藏的卡拉汉作品,都是当年摄影师自己洗印的,数量稀少。在对中国摄影师作品的收藏上,也多从已有定评的当代作品下手,比如王庆松的《跟我学》、刘铮的“国人”系列。在对艺术家的选择上,靳宏伟并不局限于摄影师群体,邱志杰、张洹等不以摄影为主要创作媒介的艺术家也是他的关注对象。还有一类照片,可以说是行为艺术的延伸,比如何云昌的《一根肋骨》、刘勃麟的《隐形人》。这些照片都有一个共同点 — 创作者的名字一定是响亮的。而且,他的收藏多半来自画廊,因为大部分摄影师都由画廊代理,画廊已经帮他“筛选了一次”,比较稳妥。

靳宏伟讲得很明白:“我主要的收藏一定是有学理定位的,无论是中国的还是国外的。国外的就不用说了,肯定是在摄影史里面的。”在他的收藏中,也有一些还没有进入摄影史的新锐艺术家作品,“觉得挺不错,价位也不贵,”但占的比例很小,比如于筱,他是“出来一张收一张”。

尽管还是以西方经典作品为主要收藏对象,但他发现,中国摄影师的作品质量已经很不错,“无论是才智、能力、悟性还是制作,各方面都不错,包括对影像的理解、判断,都非常厉害”。现在,大家都知道他在做摄影收藏了,“所以也不能忽视他们”。靳宏伟表示,只要自己的收藏继续扩大,“实力还在,身体也允许”,今后会多收一些中国当代摄影师的作品。

由于中国摄影市场起步很晚,摄影又很花钱,国内摄影师的处境比较艰难。谈起这些,靳宏伟表示,摄影师的生存一直都不容易,当年阿尔弗雷德·斯蒂格利茨也一度很缺钱,后来找了个有钱的女朋友才解决问题。“当然,我不是鼓励中国摄影师找个有钱的女的去养他们。”说到这里,靳宏伟忍不住笑了。但笑谈背后,是有感于摄影师的苦涩,在靳宏伟看来,一个摄影师的成功,不但靠才能和努力,很多时候要仰赖运气。

他认为,摄影市场的培育是个漫长的过程:“西方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就有人收藏照片,摄影市场却直到1980年代才真正培养起来,花了几十年的时间。中国可能也要经历这个过程。”在他看来,中国现在的摄影市场还处在初级阶段,虽然也有人收藏照片,但要是跟绘画收藏比起来,根本就不在一个层次上,特别是在当代艺术摄影方面。中国有很多人收藏老照片,看重的主要是文献价值,而不是艺术价值。

但靳宏伟说自己是个总对大趋势抱乐观态度的人。“中国的市场很大,关键是人们的观念得转变。等到观念转变了,觉得摄影可以收藏,到那时中国会很厉害。”

于筱《未央 Never Grow Up No.4》 摄影 2008年

王庆松《跟我学Follow Me》 摄影 2003年

 


管鹍鹏/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