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在摄影师眼中应该是不同的—25届国展纪录类评选解析

2015-10-30 16:38 来源:中国摄影家协会网 编辑:马马



 
    2015年10月24日,第25届全国摄影艺术展览首展开幕式在北京中华世纪坛盛大举行。伴随着国展的首展,四场主题讲座也将先后登场,“解秘“”25届国展四类评选。当晚七时,由本届国展纪录类评委、中国文联摄影艺术中心主任刘宇主讲的“摄影者眼中的世界应该是不同的—国展记录类评选解析”主题论坛讲座在3号多功能厅开讲。国展获奖者、全国各地赶来的摄影爱好者等200余人到场参会,现场座无虚席。

全国摄影艺术展创立于1957年,是中国历史最悠久、影响最广、规模最大的全国性综合摄影艺术展览。
1957年第一届国展,来稿3309幅,入选321幅。入选率接近10%,25届国展来稿56509件(122188幅),入选517件,不到1%,而纪录类入选比例更低,大约为千分之六。
五六十年代,国展几乎是当时全国唯一的全国性的摄影展览,国展推出的作品无疑是当时中国最优秀的摄影作品,许多作品成为经典。现在摄影已经不仅仅是一种艺术形式,而成为除了文字和语言之外,人们第三种最重要的沟通工具。各种摄影比赛数不胜数,国展的影响力有所下降也是非常正常的。
不管怎么说,仅仅从影友参加的热情来看,国展仍然在中国文化界、摄影界有着非常重的份量。可以说,国展是两到三年一次的中国摄影作品的大检阅;也是一个时期全国优秀摄影作品的大集纳。不管是否能够代表中国摄影现阶段的最高水平,它毕竟集中反映了中国摄影事业发展的现状。每一届国展结果出来以后,都会引起摄影界的一些话题,引来众说纷纭的评论和建议。有争论,说明大家还关心它、热爱它,希望它办得更好。
以国展为镜,可以知得失。
刘宇介绍了25届国展的评选的一些情况。
本届国展的变化:
1、评选方式的变化,第一阶段看电子屏幕。第二阶段看纸质作品。
第一阶段的评选采取一票准入制,所有的评委要每一张照片都要过目。为了不遗漏好照片,组委会要求记录类初选每位评委单幅选出不少于3000张,组照选出不少于1000件。这个过程从早到晚进行了三天。最终纪录类共初选出10503件作品,也就是说将近三分之一作品进入了第二阶段的评选。进入终评的数量仍然是非常大的。
2、增加组委会邀请展。目的是能够尽可能全面展示从上一届评选后,中国摄影的创作成果。选择的标准是:1、在其他国内外大赛获奖又没有参加国展的作品。2、一些名家的优秀作品。3、有新意的作品。4、重大事件照片。

根据积分计算,最终获奖的各省排名如下:浙江、江苏、广东、安徽、辽宁、河北、福建、山东、山西、河南。各省国展不是全运会,不能完全用获奖多少来衡量各省摄影实力。在评选中,评委们完全不会考虑地域的因素。但是最终的结果,我认为还是比较客观地反映了各省摄影活动开展的活跃程度以及摄影的实力。有意思的是,最终获奖数量和投稿数量基本呈现正相关,来稿数量排名前十位的是浙江、江苏、广东 、福建、四川、湖南、山东、安徽、河北、广西。获奖数前十的省份中有七个省份也是位列投稿数量的前十名。其中获奖数排名前三的浙江、江苏、广东与投稿数前三是完全一致的。

有什么样的评委就会评出什么样的照片。
记录类评委一共有七位。邓维、石志民、线云强、吴家林、曾星明、贾跃红、刘宇。兼顾了职业背景的多样性。有新闻摄影记者、纪实摄影家、摄影理论家、专业摄影报刊的总编辑、策展人、地方摄影协会的组织者。从不同的业界选择了不同分类的评委。这样做的出发点我想应该是为了作品的多样性和价值取向的多元性。
有人说,一些极具个性的照片不会在国展中获大奖。这话有一定道理。获得全票的照片,或许是哪些质量上乘,评委都能接受的照片。某张非常有个性的照片,可能只有个别评委偏爱,却得不到所有评委的一致拥护,也可能得不到最高奖。
但至少有一点,评委们达成了共识:我们要鼓励“关注社会,关注民生、关注当下”的作品。

刘宇说,上一届国展,他参加了首次设立的多媒体类的比赛,这次作为纪录类的评委身份参与国展,以这两种不同的身份来看国展,心境是完全不同的。作为参赛者,觉得国展获奖很难;而当评委的感觉则相反。大概是因为,参赛者最后只能看到沙里淘金的结果——掏出来的“金子”;而评委满眼看到的都是“沙粒”,特别是在初选阶段。总期待让人眼前一亮的作品,但是似乎评到最后,也没有出现。
初评阶段,作品在眼前都说一扫而过,每个评委判断是否入围,完全是根据自身的认知和经验。都是就其个人来说:首先看题材,题材的时代价值,反映了时代的进程和生活的变化,新鲜、真实、可信。然后看表现手法。具体说;1、摄影语言的运用,合理又有个性。2、细节。对外部世界的敏感性,摄影师看到的一样,看出的也应该不一样。3、情节。有故事性,情节吸引人,瞬间把握恰到好处。4、对组照来说,整组照片的结构和编辑。

据其观察,选题扎堆的现象仍然非常严重,特别是几乎成为每一次影赛中主角的民俗类照片大约占到了来稿的七成。我们常常感叹,现代化的大潮令中国传统文化流失。而看我们国展纪录类的照片,仿佛中国还生活在100年前。只不过,摄影师们镜头中的“传统”,很多并非是活之于民众之中的情感需要,而是在商业利益驱动下的表演。从照片的题目就可见一斑。来稿中冠以“最后的”“即将消失的”之类题目的照片特别多。例如:“最后的茶馆“、“最后的蒸汽机车”“、”最后的打刀客”、“最后的养雕人”、“最后的榨油坊”、“最后的土法造纸“等等。中国在迈向现代化的进程中,一些带有时代烙印的历史文化景观正在消失。这些年,一些严肃的纪实摄影家出于一种文化使命,追怀过去、保存历史。但也有大量摄影者不断重复别人已经做过的工作。比较极端的例子是,几十组照片拍的是成都的同一个茶馆。这类影像在各大影赛和摄影节中不断出现,说明这些所谓“最后的“在相当长的时间内都不会是”最后的“,我断言仍然会出现在今后的影赛中。
有意思的是,来自成都的评委事后说,很多拍成都茶馆的并不是来自成都的摄影者。这些年,流行一个词,叫做“行摄”,就是把旅游和摄影相结合,有些人是为了旅行而摄影,还有些人是为了摄影而旅行。很多摄影媒体,都开设“行摄天下”之类的栏目。一般而言,文化差异性越强,对旅行者或者说摄影者吸引力越大。这似乎也可以解释,为什么这些年为什么这么多摄影爱好者热衷于拍摄他自己并不熟悉的他乡民俗。很多地方为了吸引游人,都举办旅游文化节,吸引各地游客和影友参加。这些作品通过不断获奖和展出,又带动了大批新的摄影爱好者奔向这些地区。于是,我们看到同样的题材被不断重复。

前些日子,他到湖南郴州参加农民大展的开幕式。郴州有个小东江,每年夏秋时节早上去江边,基本都能看到雾漫小东江的景象,确实很美。每天早上,江上没隔几十米就安排一个渔船,吸引了全国各地的影友,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拍到好照片的快乐。小东江的照片也在各种比赛中获奖。陈小波和我坐一个车,当地摄影家说,新华社领衔编辑陈小波女士曾经写过一个22条军规,就是22个不能拍的题材。实际上是陈老师参加23届国展的一个感言,没有说这些不能拍,而是说什么样的照片会最先遭到淘汰……

四年过去了,国展来稿的构成并没有太大的变化。这22类照片仍然是来稿的主体。
这也正是全民摄影时代摄影创作的现实。这类作品充斥在各类影赛中,国展当然也不能例外。不能简单用好或者不好来判断。
刘宇说,摄影有多种功能:纪录、认识、审美、教育、娱乐、装饰等等。摄影之于不同的摄影者的意义和使命也是不同的。纪实摄影家的使命是做时代之眼,历史之眼,人民之眼。而对于绝大多数摄影爱好者来说,摄影只是一项健康的爱好,在具备了一定的经济基础之后,把摄影与旅游结合起来,走马观花也好,蜻蜓点水也好,刻意猎奇也好,目的就是怡情养性,如果能和摄影家拍得一样好看,甚至在比赛中得个奖就更好了。他们没有反映社会现实,纪录历史进程的责任。对于抱着游客的心态在拍摄的影友们,没有必要大加鞭挞,斥为 “糖水”和“恶俗”。甚至应该鼓励,他们选择了摄影,就是选择了一种健康的生活方式。
但是,全世界的摄影人都羡慕中国摄影师身处摄影资源如此丰富的国度和正在经历伟大变革的时代。数年一次的国展寻找的是那些能够成为今天这个时代记忆的摄影作品。只能说,那些一味扎堆,没有独行,欠缺思考,模仿复制的作品,国展并不是一个适合的展示舞台。

刘宇在讲座
投纪录类还是艺术类?
征稿启示的规定:
1.纪录类:纪录摄影是指以客观记录的方式关注人类社会生活、自然生态环境及民俗风情等各类题材的摄影作品。涵盖新闻摄影、专题报道摄影、社会纪实摄影、自然纪实摄影等。
2.艺术类:艺术摄影是指为表达审美意趣、倾诉主观情感而创作的摄影作品。题材可涵盖人文景观、民俗风情、人物、静物、动植物等,也包括创意影像、观念影像、实验性影像等。对创作技法不作限制。
在评选中,不少作品因投错了类别而失去了获奖资格。也确实有许多同类题材,分别在纪录类和艺术类都大量同时出现。有些作品在纪录类肯定会被淘汰,而在艺术类却获奖了。反之亦然。这是因为评委评判的侧重点不一样。
关于摄影分类的争议由来以久,而国展的“纪录类”及“艺术类”的设置却已经从第20届开始一直沿用至今。每届国展征稿前,都会征求专家对国展奖项设置的意见。但每一种分类方法都有它的优点和弊病。国展是一项展览,不是比赛。所以这届仍然采用以往比较粗的分类方法。目的是不遗漏好的作品。
这里关键并不是你拍摄的是人文还是风光。所谓“纪录类”,侧重于将摄影作为记录工具来使用,简单地说,就是用照片来截取一个“社会横断面”来呈现现实生活,传递信息,偏重认识价值,可以说是“叙事性摄影”, 这类照片的艺术性是在叙事过程中体现出来的,不是为刻意追求艺术技巧而把内容和主题削弱或遮蔽掉,如果自己的照片没有中心叙事,认识价值不明显,就不要投纪录类。所谓“艺术类”则侧重于将摄影作为语言表达工具来使用,用照片来呈现作者的观念,偏重审美价值,是“抒情性摄影”。如果没有故事性,显然不可能成为一个好的纪录类摄影;如果没有意境和观念,显然也不会成为好的艺术类摄影。那种纯粹唯美的风光照片很难在纪录类评选中获胜,即便是风光照片,也应体现出一定的社会性,或者说社会意义。而单纯的事件纪录,没有作者独特的表达方式,也很难在艺术类获奖。

哪些作品会被取消入选资格?
本届国展组委会决定取消纪录类入选作品《跟踪雾霾》、《瑞雪迎春礼花开》、《期盼》、《中国高铁-国家+“一带一路”战略的动力》、《洪水无情人有情》,艺术类入选作品《草原冬日》、《旅途遇险》,多媒体类入选作品《新房的钥匙》等共8件作品入选资格。事实上,在公示之前,已经有部分作品在鉴定专家发现问题后,取消了入选资格。23届国展曾登报取消了36件作品的入选资格。几年过去,这个问题仍然没有引起广大摄影人的足够重视。
征稿启示规定:在后期制作中,对影调和色彩等视觉效果的调整须为适度,以不违背拍摄对象客观真实属性为原则。彩色可以整体(不可局部)转变为黑白或单色。这个说得非常原则,有的作者觉得不好把握。在评选中,评委有时会提出自己的怀疑,但基本不做判断。在全部底片调来以后,我们邀请了三位专家对所有入选作品进行了鉴定,并提出书面鉴定报告。对于专家提出的问题,工作人员一一与作者核对。在这个过程中有个别作品被取消了公示资格,确认无误的作品,才予以公示。公示后,受到网友举报的作品,本着慎重的原则,中摄协再次请专家鉴定,并召开专家鉴定会讨论。最终确定,5件记录类作品,两件艺术类作品,一件多媒体类作品被取消了入选资格。
依据的原则是:
   中国摄影家协会和中国新闻摄影学会于2013年5月联合制定的《新闻纪实类数字照片技术规范》。
一、使用图像软件处理照片,不允许对原始图像做影响照片真实属性的调整和润饰。
二、不允许对画面构成元素进行添加、移动、去除(去除图像传感器及镜头污点除外)。
三、允许剪裁画面和调整水平线,但不允许因此导致图像对客观事实的曲解。
四、允许对整体影调及局部影调进行适度调整,但不允许破坏原始影像的基调与氛围。
五、允许对整个画面的色相、明度、饱和度及色彩平衡进行适度调整,但不允许破坏原始影像的基本色调。
六、不允许使用照相机内置的效果滤镜程序功能。
七、原则上不允许多次曝光拍摄,特殊情况下使用多次曝光的,应注明“多次曝光照片”。
八、允许将彩色照片整体转化成黑白或单色,不允许做局部黑白或单色调整。
九、不允许对照片画面进行拉伸、压缩、翻转。
十、胶片照片转化为数字照片,需保留原底片以作为该影像真实性的最终证据。
十一、视频截图作品视为摄影作品,需保留原始视频以作为该影像真实性的最终证据。
十二、必须保留数字影像的原始文件,以作为该影像真实性的最终证据。
这12条规定,核心的标准是,“不得移动像素”。在鉴定过程中,我感到特别为一些作者扼腕叹息,个别作者是明知故犯,更多人是无心之过。有不少取消作品犯了非常低级错误。国展的鉴定极为严格,千万不能有侥幸心理。
主要存在以下问题:
1、无法提供原始图。“凡不能按照要求在规定时间内(7天)提供合格原始影像文件的纪录类入选作品, 将丧失其入选资格”。事实证明,不能提供原始图的照片,多是高危照片,事后证明多数存在问题。只有一组照片例外:
顾陶 (做了解释,新买相机没有设定正确期)我同意保留 罗晓《我家有初成》做了解释,年前的照,没有底,翻拍的。
2、拉伸,航展上,把飞机拉大。
3、去掉影像画面中的景物。
4、画面与题目不符。《中国高铁-国家+“一带一路”战略的动力》
5、多张照片合成。
6、多媒体作品超时。《新房的钥匙》

评事件还是评画面
每项赛事都有它评选的取向。有人说中国新闻奖主要是评题材。华赛也非常看重题材的新闻价值。每年荷赛的大奖基本上拍摄的是当年国际上最重大的事件。作为一项综合性的全国摄影艺术展览,这两年多,在人民生活中产生重大影响的事件没有反映是不可想象的,但好新闻与好的摄影作品不能画等号。国展纪录类更多地倡导对于生活常态的关注。国展纪录类评选寻找的是能够成为这个时代记忆的作品。
大家认定的优秀纪录类作品是,既要有好题材,更要有好画面。

组照还是单幅?
这次评选,评委普遍感到,组照的水平超过单幅。按照原来的奖项设置,向单幅倾斜。但评到最后,进入金银铜等级阶段,感觉单幅哪张上都勉强,而组照哪组下都可惜。曾经就是否增加组照而减少单幅的入围比例,评委进行了激烈的讨论。刘宇认为还是应该分开评更科学。 
组照多少张合适?
一个值得注意的变化是,24届国展时,纪录类组照张数从23届的4-8幅大举扩展到了4-12幅,而艺术类则减少到了4-6幅,本届国展继续沿用了这一标准。从评选过程看,纪录类组照少于6幅的鲜有入围。当一组照片只有4、5幅时,评委会觉得很难讲好一个故事,作者连10张照片都凑不出来,能力有问题。有不少照片是相似照片得重复,不如用一张照片好了。
纪录类图片说明对评选结果重要吗?
在评选阶段,评委基本不看说明,但在展览和画册的呈现中,说明非常重要。说明中存在的主要问题;
1、信息缺失。题目喜欢用形容词。要有时间和地点,最好事件介绍。有时间说明,才有历史的纵深感,有地点说明,才能找到空间定位,国展纪录类作品不仅是一次摄影展览,它还是视觉化的历史文献。当我们若干年后,在回看历史的时候,它是中国社会发展的这一阶段的影像纪录。“追梦足迹”。
2、《传承》。
2014年5月,图书馆,家长带着孩子在学诵古经。
3、过度解读。
歼击机女飞行员(银奖)
中国是世界上为数不多的成功培养歼击机女飞行员的国家。2014年,中国空军首批歼击机女飞行员向世人公开亮相,并在第十届中国航展的舞台上,用成功的特技飞行表演,完美展现了现代中国女性和歼击机女飞行员的靓丽风采,被人们称为“雷霆玫瑰”。这张照片,是2014年10月18日,第十届中国航展前,女飞行员在驻地某机场飞行训练的一个瞬间。片中身穿飞行服、手拎飞行头盔、准备接收飞机的女飞行员,与背景中整齐列阵的歼十战机完美融合,一幅新时期革命军人践行强军目标的动人场面被成功定格。

在讲座的最后,刘宇说,摄影师更应该关注身边的生活,这无疑是对的。但是,作品的优劣并不一定取决于作者身份是否属于他的作品所表现的那个生活圈和文化圈。有很多优秀作品的作者是外来人。比如,作为一个巴西人,萨尔加多出现在世界的各个角落,无论是乌克兰的钢铁厂、古巴的甘蔗田,还是卢旺达的茶园、玻利维亚的锡矿……萨尔加多的作品都充满悲天悯人的人道主义精神,这首先来自于他具有坚定的信念和真诚的态度。一个认真的摄影家一定会在拍摄别处的生活的时候,找到自己,引起内心的某种共鸣。爱有多深,投入就有多深,了解有多深,表达就有多深。每个摄影师眼中的世界应该是不同的。

摄影当然是看到,才能拍到。但很多时候,只有想到,才能看到。哪怕看到的一样,看出的也应该不一样。 刘宇/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