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从防伪到鉴证,给影像艺术品办个证

2014-09-03 12:09 来源:未知 编辑:著作权
    在限量等不仅在画廊等领域已成常态,在摄影公众层面也备受关注的大背景下,中国摄影著作权协会首次低调颁出摄影作品限量鉴证证书(相关报道见本报6月13日1版),理应成为备受关注的一个重要事件。与之相映的是,就在此前不久,中国版权协会宣布成立中国版权协会艺术品鉴证备案中心,中心的备案成员已达8家。更早的时候,摄影界所熟悉的雅昌文化集团旗下的雅昌艺术网已开始开展此项业务,并召开了“诚信与传统”主题的研讨会。由此可以看出,越来越受到关注,发展势头方兴未艾的影像艺术品市场开展摄影作品鉴证业务,既是为了去伪存真、传承有序地为摄影家、收藏家、投资者乃至整个艺术品市场服务,又是影像艺术品市场与整个艺术品市场同步发展的必要之举。
    其实,早在7年前,国内就有机构公布了一套全新的影像艺术品防伪认证体系,该体系以制作输出艺术品时植入相应芯片的方式,可以用电子扫描技术读解相关作品信息为特点,可保证通过该机构进入收藏市场的全部是经过认证的摄影家的“真品”。可惜的是,该机构在这项体系公布之后便因为种种原因而未能维系下去。
    对于中国影像艺术品的一二级市场来说,目前的诚信体系还完全凭借摄影家、画廊等机构、收藏家的个体信用来维系,许多不规范的问题也是通过市场的自然调节而完成。比如曾有摄影师私自在约定的限量之外制作出售其同一幅摄影作品,后被市场发现后,其本人亦遭影像艺术品市场抛弃。每当有摄影界或更多关注影像艺术品市场人士就限量问题提出如何进行相关措施保障时,业界人士总会以此为例讲述不诚信的代价。
    尽管整个影像艺术品市场的诚信体系是靠所有参与其中者的遵纪守信来打造的,但如果像上述提及的相关机构出台相关技术措施进行认证或鉴证处理,则会让影像艺术品市场的参与者和操持者更加放心,也有利于向越来越精明的社会各界收藏爱好者更好地推广影像艺术品。
    在这种情况下,中国摄影著作权协会推出的摄影作品限量鉴证服务,是在艺术品市场呼唤“艺术品身份证”以去伪存真、防微杜渐的情况下,摄影界与时俱进推出的一项服务。这项服务相对于各个艺术机构本身进行的相关防伪认证措施来说,对于摄影作品进入艺术品市场以及从长远角度规范影像艺术品市场都是一项必要的基础工作。可以预料,为进入艺术品市场的摄影作品办个证,也将成为未来新兴的潮流之一。
    一方面,中国摄影著作权协会作为国家批准成立的国内唯一摄影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一直以维护权利人的合法权益为职责,且属于国家级的非盈利组织,其鉴证的覆盖远比一家机构要广阔很多。也就是说,只要认可这种形式,只要需要这种服务,无论是摄影家、收藏机构还是经营机构、投资者,都可以通过这一服务,为自己手头的进入艺术品市场的摄影作品办个合法的身份证,让其成为独一个的同时,也可以通过相关体系验明其“兄弟父母”等限量和作者信息。
    另一方面,作为第三方的非盈利组织,中国摄影著作权协会本身不是影像艺术品市场的直接参与者,而是更多提供作品鉴证及入库和查询等服务,也就是说,这样的服务有着超乎市场参与者本身的公信力,是从非利益相关人的角度为规范影像艺术品市场提供保证。
    有必要在这里提出的是,尽管影像艺术品市场有了长足的发展,但相对于广大人民群众的影像艺术品消费需求来说,目前进入流通的摄影艺术品仅仅是九牛一毛。如果来自各个层面各种题材和内容的摄影作品均有机会被出售和收藏等,则会使每位有市场潜力的摄影家的作品都有进行鉴证服务的必要。对于摄影作品来说,目前的作者身份等层面伪作还较少,限量问题是市场和公众关注的焦点,鉴证服务从限量始也是符合实际的行动。从长远来看,许多摄影家早年曾集体在同一场合拍摄,其某些作品有相当的相似性,其真伪曲直非专业人士难以分辨,在这种情况下,去伪存真、辨识作者等信息的工作也将成为摄影艺术品鉴证的必要内容。
    摄影作品鉴证是合法化、公益化的办证服务,是着眼于促进影像艺术品市场长远的规范化运作、促进市场繁荣发展的新举措,也需要得到市场和摄影家的大力支持与传播,其实效也需要经过艺术品市场和业界的认可与检验。这些则与这项服务的推广与传播,与这项理念的宣扬与理解等因素有关。                  (奚水)


 《域外清波》(此作品已通过中国摄影著作权协会限量鉴证)
              李志良 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