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版权这门课,是要补一补了吗?

2018-08-17 00:20 来源:中国摄影报 编辑:junner

7月初,图片版权代理机构视觉中国被公开“diss”(diss一词源于嘻哈文化,现成为网络用语,意指批判)了。经纬中国创始管理合伙人张颖在朋友圈称,侵权确实不应该,但视觉中国漫天要价更不该。此言源于视觉中国从前年开始利用技术手段搜索未授权疏忽使用其图片的企业进行“漫天开价的索赔”,“要挟企业签年度合同”,其对视觉中国这种“勒索的商业模式”不敢苟同。

同月,一起原本未受到太大关注的图片版权侵权案,因为百度APP的一则公开声明让版权界炸开了锅。事件起因是北京海淀法院的一则判决。日前,海淀法院就东方IC诉百度侵犯图片版权一案做出判决,判定百度败诉,赔偿21.4万元。百度不服,于7月13日发布名为《拒绝“勒索式”维权!百度将对“东方IC”案提起上诉》的声明。声明写到,东方IC没有通过正规投诉途径反映诉求,而是通过法律诉讼谋求高额赔偿,这种方式是“图片版权机构的‘勒索’商业模式”。

其实,图片版权成为公共话题背后,存在着版权意识淡漠的整体问题。

唇枪舌剑话“商业模式”

上述两次唇枪舌剑的中心,都将图片维权上加上了“勒索”和“商业模式”的标签。尤其是百度,此前其搭建了百度版权图片开放合作平台,和视觉中国、全景视觉、720云、尤果网等版权图片机构达成战略合作,还曾在数月前与视觉中国联合发布了《2017中国版权图片行业观察》,其间多次谈及图片版权保护的意义和举措。

在拥有版权的前提下,企业进行诉讼算是“勒索”吗?在相关媒体的采访中,中国社科院知识产权中心执行主任管育鹰给出了明确的否定答案,她认为,“只要不违反法律规定,不违反公序良俗,选择什么方式行使权利、维权都是正当的,没有法律规定维权必须事先与涉嫌侵权人沟通,这谈不上勒索。”北京市中闻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赵虎也指出,如果使用了别人的图片而被起诉,这不算勒索,这是别人的正常权利。赵虎也提到,当前图片侵权的案件中的确存在一些乱象。

两场论战中,东方IC及视觉中国的负责人也均现身说法。“东方IC去年的诉讼收入占比不到总收入的1%。”东方IC CEO傅剑锋在接受刺猬公社专访时称,“在国内,当一张图片被未经授权使用久了,你进行维权,去和他(侵权方)谈赔偿价格的时候,有的人可能就觉得你是敲诈勒索,他觉得免费是理所应当的,付费才是奇怪的。这样的版权认知,使维权成本更高。”

在刺猬公社对视觉中国联合创始人兼总编辑柴继军的专访中,他坦言,张颖对视觉中国的评论引起了大家的关注和讨论,说明“版权”已经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这在以前是很难想象的。新浪科技在第一时间推出在线的调查,调查显示“支持版权保护”的比例超过80%,这也从一个侧面说明,尊重版权、保护版权成为社会大多数人的共识。同时,我们也看到很多人对图片版权也不甚了解。例如,“不小心”“疏忽”使用图片,删除就可以了;我们只是“转载”别人的图文,无须承担相关责任。当然,对视觉中国的商业模式的理解也是偏颇的,极不客观公正的。

两位图片版权代理机构负责人在采访中有一个相同的共识,版权方就像一家“版权银行”,作者只需专心负责生产优质内容,他们专注技术平台建设、产品定价、渠道推广、授权变现,其核心商业模式是授权,不是所谓索赔维权。所有的内容创作者,都希望自己的作品被广泛传播,而不是仅仅“保护”起来,创作者获得合理的授权回报是合理也是合法的。

图片成互联网公司“痛点”

在版权领域遇到过问题的不仅仅是百度,其实,在互联网行业,大大小小的公司都曾遭遇过版权困扰。尤其是公司初创期,版权问题很容易被忽视,进而为之后发展埋下隐患。此外,微博、微信等已成为全民生活的一部分,尤其进入自媒体时代,千万级的社交媒体账号出现,对内容需求海量增加,但是绝大多数都没有“先授权,后使用”的意识,图片版权问题也掀起一波波“维权热”。

根据北京海淀区法院知识产权庭统计数据,2015年收到的图片类案件是1013件,2016年这一数字就攀升至2158件,而截至2017年7月份,该庭收到的图片类案件就已达2879件,估计到今年年底就会翻倍,差不多一年翻一倍。庭长杨德嘉说,“网络图片案件所占的比重也越来越大,其中微博、博客、网站在被告中占83%。”

在去年,煎蛋网发布的一篇文章《被视觉中国索赔图片版权,很难受》,让许多人的朋友圈炸了锅。煎蛋网因为在未获得授权的情况下,使用了盖帝US图片库的图片,收到了中国分销商视觉中国的索赔邮件。网友马上分成两派,摄影师、设计师等版权图像创作者力挺视觉中国对图片侵权方的索赔举动,煎蛋网的一批铁粉们则把矛头对准视觉中国的索赔方式。而同年4月28日,视觉中国与煎蛋网签署了正版图片授权的合作协议。

作为互联网平台,遇到版权问题时一般都会以“网友或内容创作者上传,平台不知情”的缘由抗辩,但管育鹰认为,第三方上传本身不是平台免责的法定理由,平台的责任构成并不一定要有主观故意(明知),应当知道也可构成帮助侵权。

不论大家的争议点在哪里,事情的根源都是侵权这一行为和背后的版权意识问题。在获取图片素材越来越方便的同时,版权问题也出现得更加频繁,越来越多的企业都收到过图片侵权的索赔邮件或是律师函。

值得注意的是,侵权后的索赔价格往往比图片的正常售价高出许多(一方面是为了促进大家使用正版,另外也有利益方面的考虑),所以为了节约经济成本而使用盗版图片,或者不经意间使用了未经授权的图片,往往需要付出更大的经济代价。对于一些心存侥幸的中小型企业,实际上有些图片库有专门的人员来搜集图片侵权资料。

技术赋能带来新思路

虽然互联网时代变革了作品的创作与传播方式,激发了著作权规则与技术传播效率的冲突与矛盾,使版权保护问题愈加复杂,但人工智能、图像识别等新兴技术的出现又有力助推了版权保护问题的解决。目前,图片检索、版权追踪、时间戳、智能水印等技术已经成熟应用在版权图片领域,有效提升版权运营效率,增强版权保护能力,让一些图片版权代理机构和签约摄影师也成为了受益者。

基于图像识别技术,视觉中国开发了“鹰眼”图片追踪技术。据柴继军介绍,“‘鹰眼’基于大规模分布式爬虫系统,通过采集网络图片,配合AI图像特征变换算法,提取数十维图片特征,构建视觉搜索系统,以追踪网络上的版权图片使用情况。通过 ‘鹰眼’系统,我们发现大量潜在客户‘未经授权’使用版权方授权视觉中国代理的图片,这也让我们了解到市场的巨大需求。”根据公司半年报,2017年上半年就通过技术手段发现的潜在客户数量及用图数量均较上年同期有超过50%的增长。

百度图片版权卫士也是基于类似的系统,能够追踪每张版权图片的全网使用情况。据介绍,版权卫士正是基于百度千亿级的图片数据库和精准度达99%的图像识别技术,帮助版权方快速地找到全网范围内的疑似侵权行为,并在2小时内提供一份全面的侵权线索报告,包括疑似侵权的网站、地址和时间等。今年4月11日,基于区块链技术的百度图腾正式上线。“图腾”是百度面向原创图片内容生产者和图片机构的区块链原创图片服务平台,主要提供版权登记、品牌曝光、流量引入,版权监控与维权服务。如果系统发现侵权,会在侵权行为后,采取在线取证并记录到区块链中。

桃子好吃不能随意摘

根据我国著作权法规定,图片作为摄影作品受到法律保护。不过,我国图片版权保护形势不容乐观。国家版权局发布的《2016年中国网络版权保护年度报告》显示,去年全国版权产业整体产值突破5600亿元,网络图片的市值在影视、文学、游戏市场面前被忽略不计,但在侵权盗版方面,网络图片侵权案件排名第二,占到了24%。

以视觉中国为例,其2016年营收为7.35亿,2017年为5.08亿,如果按照其50%的市场占有率计算,整个中国正版图片市场仅为15亿左右。要知道,盖帝图片在2007年的营收就达到了55.77亿。中国版权协会驻会副理事长王自强从事版权行业已有30多年。他说,“图片的侵权率在众多作品类型中位居第二。”他认为,随着照相手机的普及,人人都是摄影师的时代已经到来,图片的价值也日益凸显,但这些价值并没有转变成真正的图片生产力,大部分价值被盗版抢走了。“图片侵权泛滥的情况不能再继续下去了。”王自强说。

图片版权像此前数字音乐的生存环境一样混乱,价格低廉和盗版横行是行业痛点所在,即使在媒体购买使用图片版权之后仍会发生被盗用的状况,因为其大多数用途是作为文字或视频资讯的附属品。另外,从与用户的相关度上来讲,视频和音乐的需求度似乎更高。不过,资本的进入或许能够改善这一现状,从视频时代开始,腾讯、爱奇艺、优土等巨头让视频版权的价格水涨船高,数字音乐版权状况的改变也是如此,在资本的刺激之下,逐渐走上付费的道路。如今,图片版权也在一定程度上看到了希望。

在今年世界版权日来临之际,视觉中国与百度联合发布的《2017中国版权图片行业观察》指出,版权图片行业市场规模与下游需求方行业规模成正相关,中国广告、媒体、互联网等行业规模的增长将反向助推版权图片市场扩容。以视觉素材市场规模约为全球广告市场规模的2.7%比例预估,今年版权图片行业市场规模将达207亿。除此之外,国民版权意识显著提升,从2013-2017年,版权作品资源登记数量逐年增长,2018年预计可以达到69万件。 在政策方面,网络版权问题迎来集中整治,文学、游戏、影视、音乐逐步实现正版化。2017年,由中国版权协会主办的“互联网+图片版权保护与产业发展”研讨会围绕图片版权的分类、流向、保护、监测、商业模式等问题展开探讨,图片将成为下一个内容正版化发力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