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的权利与艺术的尊严2018年04月04日 总第139期摄影

2018-04-05 11:58 来源:中国摄影著作权协会-摄影公社 编辑:junner

摄影公社2018年02月14日 总第133期.jpg

摄影的权利与艺术的尊严

2018年04月04日 周三 总第139期

摄影——在这里更加得到尊重

【本期内容】

⊙李前光为完善提案征询摄影界意见建议

⊙中摄权首席代表处挂牌北京摄影器材城

⊙如何判断独家使用权

⊙滥用表情包侵权

⊙尼康发布D5升级固件




中国摄协顾问李前光当选第十三届全国政协常委为完善提案征询摄影界意见建议


来源:中国摄影报


微信图片_20180404083509.jpg

在刚刚胜利闭幕的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和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十三届一次会议上,来自全国各地、各行业的5000多名全国人大代表、全国政协委员,肩负人民重托,代表人民意愿,共商国是,共谋发展,参政议政,描绘蓝图。第十三届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文联党组成员、副主席,中国摄影家协会顾问李前光,不仅进入全国政协十三届一次会议主席团,而且被选为政协第十三届全国委员会常务委员,这在中国摄影界历史上尚属首次。会议期间,李前光围绕《著作权法》修订中的追续权、视听作品权利人、媒体工作人员职务作品等事关摄影人切身利益的问题专门提出提案。为完善提案内容,李前光召集座谈会,听取摄影界和中国文联权益保护部门的意见。

作为第十三届全国政协文艺界委员中唯一的摄影家,李前光高度重视文艺工作者,特别是摄影家和摄影工作者的切身利益,强调要切实履行中国文联自律维权新职能,研究做好新时代文艺工作者的维权工作。他在座谈会上听取了包括中国摄协、中国文联权益保护部等有关部门和摄影工作者的意见,并联合40多名全国政协委员为《著作权法》修订建言献策。全国政协委员在全国两会期间专门听取摄影界意见建议,在中国摄影界历史上是首次。

李前光表示,本届全国两会是在党的十九大胜利召开并且作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重大判断后举行的,对于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具有里程碑意义。他强调,《中共中央关于繁荣发展社会主义文艺的意见》中,明确赋予文联组织自律维权的新职能,而依法维护文艺工作者的合法权益,是为他们提供切实有效的服务,帮他们设身处地地解难事、办实事的分内之责。在新时代、新形势下,落实权益保护职能,加强权益保护工作,是文联组织贯彻落实中央要求,发挥桥梁纽带作用,巩固党的群众基础的光荣使命;是发展壮大文艺工作者队伍,繁荣发展社会主义文艺的需要;是实现文联组织深化改革目标、切实履行新职能的内在要求。

李前光指出,新思想引领新时代,新时代要有新作为。此次结合包括摄影工作者在内的广大文艺工作者的切身权益提出提案,是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积极践行中央赋予中国文联及各文艺家协会自律维权新职能的具体体现。《著作权法》是涉及文学艺术家切身权益的重要法律文件,和摄影家的关系非常密切。中国摄协是党领导的全国各地区、各民族摄影家和摄影工作者组成的人民团体,是党和政府联系摄影界的桥梁和纽带,是繁荣发展社会主义文艺、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的重要力量。面对新形势、新任务,中国摄协必须自我革新,顺势而为,勇于担当,努力反映广大摄影家的权益诉求,进一步增强协会在行业的凝聚力。推动立法的完善是重要的维权手段,中国摄协理应代表广大摄影家发出声音,为依法治国和行业自律,推动摄影事业繁荣发展做出应有的贡献。

座谈会上,中国摄协分党组书记、驻会副主席郑更生,分党组成员、秘书长高琴,中国文联权益保护部主任暴淑艳,中国摄影著作权协会总干事林涛等分别介绍了广大摄影家和文学艺术家的诉求和希望,为完善提案提供了意见建议。

中国摄协历来高度重视权益保护工作,2003年率先成立中国摄协著作权工作委员会,2008年又发起成立了中国摄影著作权协会,2014年正式成立中国文联摄影艺术中心权保部。近年来,根据摄影维权工作的实际状况,中国摄协坚持维权重心向前转移的工作目标(侵权发生前),通过修法、调研、普法宣传、树立行业规范来维护广大摄影人的著作权。推动修改《著作权法》,力争延长摄影作品保护期和增加视觉艺术追续权,把提高广大摄影家的版权保护水平和法律地位放在工作的重要位置,连续多年在国家修法层面和各种学术会议上提出修法意见。2011年,17位全国政协委员在全国政协会议上提出延长摄影作品保护期等多项修法建议,在2012年国务院启动的第三次全面修改《著作权法》工作后,上述多项修法建议受到重视。最近国务院再次形成的《著作权法(修订草案送审稿修改稿)》,已经把摄影作品的保护期延长至与文字、美术、音乐等其他作品同等的保护期限。




中摄权首席代表处挂牌北京摄影器材城


3月28日,在北京中华世纪坛中国摄影展览馆举办的“感恩相伴 梦想同行”北京摄影器材城20周年致敬展开幕式上,中国摄影著作权协会总干事林涛,向北京摄影文化协会颁发了“中国摄影著作权协会首席代表处”牌匾,这是继中摄权首代处在全国31个省和全国性摄影行业协会建立首代处后,首次在全国具有重大影响力的摄影技术与器材流通市场建立首代处,它标志着中国摄影著作权协会的版权保护工作,借助摄影技术与器材流通渠道向更加宽阔的领域拓展。

微信图片_20180403140102.jpg

中国摄影著作权协会总干事林涛为北京摄影文化协会颁发“中国摄影著作权协会首席代表处”牌匾




如何判断著作权案中的“独家使用权”


来源 人民法院报  作者 袁博


在著作权案件中,经常可以看到涉案合同中出现“独家使用权”“专有使用权”这样的字眼。实际上,这两个商业活动中的高频词汇,并不是著作权法上的术语。那么,对于“独家使用权”或“专有使用权”,法官如何判断其为“排他许可使用权”抑或“独占许可使用权”?

在著作权许可合同中,有三种基本类型:普通许可、排他许可和独占许可。所谓“普通许可”,是指许可方许可被许可方在规定范围内使用作品,同时保留自己在该范围内使用作品以及许可其他人实施该作品的许可方式。所谓“排他许可”,是指许可方许可被许可方在规定范围内使用作品,同时保留自己在该范围内使用该作品的权利,但是不得另行许可其他人实施该作品的许可方式。所谓“独占许可”,是指许可方许可被许可方在规定范围内使用作品,同时在许可期内自己也无权行使相关权利,更不得另行许可其他人实施该作品的许可方式。

对于独占许可而言,在合同有效期内,对于合同约定的某部作品的特定著作财产权项,只有被许可人取得了唯一的、独占的权利,作者此时与普通的第三人法律地位无异,如果违反合同约定自行或者授权他人使用约定的作品,不但构成合同违约,也涉嫌著作权侵权(侵犯了被许可人在合同约定期间内独占的某项著作财产权)。由于独占许可合同过于“霸道”,一旦签署就会在合同有效期内对作者再度利用作品发生极大的限制,因而作者应当谨慎签署这样的合同;另一方面,作者一旦签署了独占许可合同并获得合理的商业对价,也应当尊重契约精神和对方的合同利益,不能再变相利用或者许可第三方使用。

在商业实践中,合同双方通常并不熟悉著作权法,因而在合同条文中往往使用“独家使用权”或“专有使用权”的表达。那么,一旦出现争议,而其他条款又没有补充规定,此时究竟应将“独家使用权”或“专有使用权”理解为“排他许可”还是“独占许可”?

对此,有一种观点认为,合同约定授予“独家使用权”或者“专有使用权”的,如无相反证据,应视为被许可使用人获得了“独占许可”。

笔者不赞同这种观点。笔者认为,对于此种情况,如无相反证据或事实,应视为被许可使用人仅获得了“排他许可”。原因在于,在著作权法中,根据现有的立法设计,著作权的各项权能应当最大可能被保留在著作权人的手中。正如德国版权法学者所言,“在作者著作权的各种合同约定不明的情况下,应认为除了实现该使用合同目的所必要的权利外,并不发生其他权利的使用许可”。例如,著作权法关于“委托创作”的合同是这样规定的,“受委托创作的作品,著作权的归属由委托人和受托人通过合同约定。合同未作明确约定或者没有订立合同的,著作权属于受托人”。因而,在进行合同解释时,在没有其他特别因素的情况下,应向著作权人适当倾斜。

因此,在合同双方约定不明的情况下,如无其他相反的证据或事实,对于约定“独家使用权”或“专有使用权”的,笔者认为,应当采取严格解释的司法立场,作出对版权人有利的解释,解释为“排他许可”而非“独占许可”。




滥用真人“表情包”面临侵权——如何使用才合法?


来源 北京日报


继“小胖”、“金馆长”、姚明脸、洪荒少女傅园慧、“葛优躺”等表情包之后,又有一些热点事件中的人物形象被制作成各类表情包,也在网络中瞬间铺天盖地,成为网民新宠。然而,在这些司空见惯的现象背后,却隐藏着不得不重视的法律问题。那么,制作和使用真人表情包会侵犯哪些权利?如何制作、使用才合法呢?


擅用表情包做宣传会侵犯肖像权

表情包以其丰富的表意性和超强的趣味性被亿万网民推崇,已形成一种独特的网络流行文化。其中,以公众人物或热点人物的肖像为基础制作的真人表情包尤其受网民的欢迎。

2016年底,葛优以侵犯肖像权为由将某旅游公司诉至法院,要求赔偿因使用“葛优躺”照片造成的侵权损失,法院最终支持了葛优的诉求。看来,以真实人物形象为基础制作的表情包,因涉及法律保护的某些权利,不是可以随意制作和使用的。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条规定,公民享有肖像权,未经本人同意,不得以营利为目的使用公民的肖像。该条法律明确了侵犯肖像权的两个要素,一是未经肖像权人同意,二是以营利为目的。因此,如果制作和使用真人表情包用于营利,又未经肖像权人同意,比如商家擅自将表情包用于商品的宣传,无疑构成侵犯肖像权。

目前许多微信公众号也多在文章中配有真人表情包,以增加内容的吸引力。如果公众号通过文章的广告或开通流量主等方式赚取收益,亦属于营利行为,未经肖像权人同意,同样构成对肖像权的侵犯。如果网民在聊天或者朋友圈中自行制作、使用真人表情包,因缺少营利目的,不构成侵犯肖像权。


截图表情包可能侵犯著作权

表情包中有一类是影视作品、综艺节目的视频片段或截图,通常以明星为主体,“葛优躺”便是其中的代表。

影视作品、综艺节目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其制作者和表演者依法享有著作权,未经著作权人同意,不允许复制、发行、表演、放映等。因此,擅自使用影视作品、综艺节目的片段和截图制作表情包,将同时构成对制作方和演员著作权的侵犯。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因“葛优躺”表情包擅自使用了《我爱我家》的剧照,《我爱我家》的版权方也可以以侵犯著作权为由起诉上述旅游公司索要赔偿。

但如果是“为个人学习、研究或欣赏,使用他人已经发表的作品”,属于合理使用,不需要征得著作权人同意,也无需支付报酬,所以一般认为普通网民不以营利为目的制作和使用这类表情包,不属于侵犯著作权。


恶搞表情包还会侵犯名誉权

不以营利为目的,是否就可以随意制作和使用真人表情包呢?实则不然。

大部分的表情包目的是娱乐,自然少不了恶搞的元素,但这种恶搞应限制在合理合法的范围内。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修改稿)》中的规定,以侮辱或者恶意丑化的形式使用他人肖像的,可以认定为侵犯名誉权的行为。因此,如果制作表情包时使用的文字与配图带有辱骂、贬低真人人格等字眼,或者过分夸张扭曲真人形象,对其恶意丑化,则属于侵犯名誉权行为,应承担民事赔偿责任。几年前流行的“小胖”表情包,存在一些将小胖身体与女性身体结合,或配有黄色、低级的内容等情形,已构成对“小胖”名誉权的侵犯。

在众多真人表情包中,还有一种形式被大家熟识,即将真人形象以绘画或漫画的形式再现而成的表情包,比如姚明脸或动漫版的傅园慧,虽然法律没有明确规定此种行为构成侵权,但通常认为,如果由卡通形象及配字等因素整体判断表情包人物具有明显的可识别性,明确指向某一真实人物,亦会构成侵犯肖像权。在赵本山诉海南某公司侵犯肖像权纠纷一案中,两审法院便是以此为由,认定涉案的卡通形象构成对赵本山肖像权的侵害,最终判决海南某公司承担赔偿责任。

基于上述分析可以总结为,如果不以营利为目的制作和使用真人表情包,只需保证合理使用,不侵犯真实人物的名誉权即可。而一旦以营利为目的,则需要征求肖像权人、著作权人的同意,否则将构成侵权。

虽然真人表情包已成为众多网民分享和消遣的对象,但相应的法律边界不容突破。诚然,因网络的虚拟性、高速传播性、广泛联结性等特点,真人表情包的侵权认定目前存在着侵权主体难确认、维权成本高等困难,许多侵权行为并未得到法律的制裁,但随着互联网规范制度的建立、法律法规的完善、网络净化力度的加强以及网民法律和道德意识的提高,相信网络将不再是侵权者放肆狂欢的庇护所,而真正成为尊重个体合法权利的和谐社区。




尼康发布D5升级固件


来源 学摄影


尼康于3月27日发布了尼康D5数码单反相机的最新固件,本期更新的主要内容便是提升了周边对焦点性能。

固件更新细节:

尼康D5(固件版本Ver.1.21)

以下现象已得到纠正:

- 照相机有时难以对焦于画面边缘处对焦点上的拍摄对象。

微信图片_20180402092113.jpg


中国摄影著作权协会由中国摄影家协会协办。

《摄影公社》是本会为全国各地首席代表和会员及摄影家服务的信息平台。

本刊每周三发布一期。欢迎大家来稿并提出宝贵意见。


【联系我们】

电话:010-65978100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东四12条48号(100007)


【更多内容】

请登陆中国摄影著作权协会官方网站www.icsc1839.org 或关注icsc1839微信公众号

11.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