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位顶级藏家回顾”第一次”

2017-12-20 16:28 来源:artnet 编辑:wangxin

“由沃霍尔的T恤开启,我是如何‘入坑’艺术收藏?”
7位顶级藏家回顾”第一次”

来源  artnet

下载.webp.jpg
(从左至右) 上排Pamela Joyner, Jorge Perez, Adam Lindemann;下排:Fred Bidwell, Julia Stoschek, Robbie Antonio
 
艺术收藏是如何开始的?

就这个问题,我们询问了7位藏家,他们分享了如何迈上收藏之旅,以及他们的人生首次收藏经历是如何塑造了未来的收藏习惯。

此外,他们有影响力的早期收藏范围从Aaron Young的视频,到用在宿舍打扑克时所赢的钱购买的版画等。这些藏家的故事都一致表明,收藏的重点在于保持高度、紧密的关注度,并对冒险持开放态度。


Julia Stoscheck
Julia Stoscheck收藏创始人

12131313.jpg

(左)Julia Stoschek, via Twitter;(右)Aaron Young作品《High Performance》中的影像截图 (2000)。图片:courtesy of MoMA

我购买的第一件影像艺术作品是2004年由Aaron Young拍摄的作品《High Performance》(2000)。那时Young还没有签约画廊,才刚刚开始自己的创作。对我们俩来说,这是一个非常特别的时刻。我们在纽约的MoMA PS1见面,他在笔记本电脑上给我看了这件作品。那一切都处于一种略有些诙谐的情况之下:我当时还从未收购过一件影像作品,Young也从未出售过任何视频影像——我们都是绝对新手!

我很高兴我的收藏能拥有这件重要的作品。Young的表演、雕塑和影像常常蕴藏着一些危险时刻。他通过在当代艺术的背景下展现了一种充满危险的境况,然后去质疑人们使用媒体、拨款、法律条款和装置的方式,以及公众如何被这一切囊括在内。在这件影像作品中,他拍摄了在艺术家迭戈·里维拉(Diego Rivera)的旧金山前工作室内,一名摩托车手通过发动自己的坐骑却不真正挪移一步,由此呈现一种精疲力尽的状态表演。

在这个富有创意、具有高度表现力的举动中,破坏式的行为和生成力于一个狭窄的空间中结合在一起并形成一种具有威胁性的矛盾。在高速和呻吟式的停滞之间,这件表现精疲力竭的媒体作品也涉及到了绘画和雕塑的新形式。这件作品为我们提供了很多想法,而以时间为基础的媒体作品总体上带有某种特质使我着迷。Young的这件艺术品在一定程度上实现了一种汇集融合——展现了各类感官模式。《High Performance》是一个视频、一场表演、一件雕塑,也是一幅画。
 

Fred Bidwell
FRONT国际三年展执行总监

1513759029406003.jpg

(左)Fred Bidwell;(右)杉本博司的《相模海湾,热海》,1997

我的妻子Laura与我在1991年结婚的时候开始收藏摄影艺术。我们都喜欢摄影,而这似乎是一种开启收藏的实惠方式。我们的收藏在头几年没有任何特定方向,我们也未曾对此投入大量资金,一切只是零星而即兴的行为。我认为一切的转折点出现在1998年。当时,我们购买了杉本博司于1997年创作的一幅描绘海景的作品《相模海湾,热海》(Bay of Sagami, Atami)。

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突破,原因如下:首先,我们曾见过这位艺术家,并且更深入地了解了他的身份以及他的艺术实践。从那时起,我们与艺术家的关系便成为了令我们对收藏感兴趣的重要组成部分。其次,对我们而言,得知作品有着令人出乎意料的高价时的震惊之感也是一种新鲜体验。当时,入手《相模海湾,热海》不是一种随意的收购,而更像是一种投资。当然,这幅作品如今的价值已远超我们当时为其支付的价格。最后,这件作品是我们获得的第一张观念艺术影像作品。它由一个观念驱动,而不仅仅是一张图片。事实上,第一眼看过去,《相模海湾,热海》似乎没有呈现任何内容。但是,这张美丽的图像展现了雾影模糊的天空与地平线,一切只在前景处隐约露出了水面的波纹。这是一张涵盖万象的图片。

Pamela Joyner
Avid Partner,LLC创始人&芝加哥艺院与盖蒂基金信托人

1513759674449195.jpg

(左)Pamela Joyner;(右)Norman Lewis《Afternoon》(1969),芝加哥艺术学院Pamela Joyner收藏。图片:Photo courtesy of Scott & Co

我收购的第一幅Norman Lewis的作品是 《复活节排演》(Easter Rehearsal, 1959)。这幅作品改变了我的收藏方式。入手这件作品的决定曾让我深深地质疑,这样一位影响与激励着一代人、才华横溢的艺术家如何可以被正统艺术史如此彻底地忽视。这种反思架构了我们现今建立收藏的整个方式。
 

Jorge Pérez
地产开发商、慈善家 迈阿密Pérez美术馆信托人

11322344.webp.jpg

(左)Jorge Pérez。图片:courtesy of Sergi Alexander /Getty Images;(右)一幅米罗的版画。图片:courtesy of Jorge Pérez


也许这不是一件 “重量级” 艺术品,但它却是我第一件收藏作品——我在大学时所获得的是一幅米罗的版画。这幅画花去了我100美元并且如今仍然悬挂在我的办公室里!在我的成长过程中,我常与母亲一起去逛波哥大和布宜诺斯艾利斯的艺术博物馆,这使我渐渐对艺术和艺术家产生了热爱之情。直至我搬到美国时,这种热情一直伴随着我,但我当时还只是一个穷困的大学生,我无法靠自己的能力去购买任何艺术作品。此后不久,我掌握了一些在宿舍打扑克牌取胜的诀窍。于是,只要我赚了一些钱,就进行收藏。在最初的几次收购中,我购买了米罗、马里诺·马里尼和曼·雷的作品。
 
这第一件藏品为我打开了收藏世界的大门,帮助我意识到艺术是探索和理解异域文化的完美方式。随着时间的推移,我的观点逐渐演变,我开始将艺术视为探索自身价值的一种方式。这种向内探寻和追根溯源的愿望深深地影响了我作为收藏家的兴趣,并引导着我将主要注意力转移向那些来自古巴、哥伦比亚、阿根廷和其他拉丁国家的艺术家。在我目前的个人和公司收藏中,这第一张版画所产生的影响仍清晰可见。


Adam Lindemann
VENUS画廊创始人

22334444.webp.jpg

(左)Adam Lindemann。图片:©Patrick McMullan。(右)签名的沃霍尔T恤。图片:©Patrick McMullan,courtesy of Adam Lindemann


我的第一件藏品是安迪·沃霍尔的签名T恤,他在我1984年生日时作为礼物送给了我。我记得我当时很失落,真希望他能为我做点别的事情,比如在一个Cracker Jack的盒子上签名,那是他为我兄弟小乔治所做的。那个时候,我还买了一些大幅维克多·雨果所作的自由女神铜像画像。我将那些作品粘在我的法学院公寓窗户上,然后我就把它们给忘了。
 
沃霍尔的T恤最后被放在了我父母家的老抽屉后面。多年以后,随着我的母亲把我童年的房间改装成办公室,它又重新出现在我的面前。我的母亲说: “我发现一件旧的T恤上写着'安迪·沃霍尔',你想要吗?” 我立刻跳了起来,把T恤拿过来装裱成框。这件T恤上印有一只来自“濒危物种”系列的熊猫,上面签有亚当 / 安迪,嗯,就是这些。从那以后,我就总是把这件T恤挂在家里的某个地方。现在,它被放在了蒙托克的厨房里。它的市场价值?零,但它不是商品,更像是一位守护者。


Nicky Wilson
苏格兰Jupiter Artland联合创始人

223242424.webp.jpg

Ian Hamilton Finlay的作品《Only Connect》(2000)。图片:Courtesy of Robertand Nicky Wilson

Robert和我于2001年开启了Jupiter Artland系列收藏。在此之前,我们在收藏上的兴趣更多是基于个人喜好。绘画完全是Robert的领域,而我是一位雕塑家,所以雕塑是我的专长。在我们购买房产之前,我们一直在收集当地艺术家的作品——苏格兰绘画。但是我们渐渐从购买小尺幅的画作转向为在景观之中寻找正确的事物——被那片土壤影响并回溯于其地点本身的东西。
 
我曾送给Robert一个Ian Hamilton Findlay的小石雕。它现在仍被放在我们的厨房里。这件作品触发了我们内心的一种宣言,而这种宣言已经渗透进入土地形态和概念艺术作品之中。 Findlay的环境思潮所播下的思想种子极具影响力。
 


Robbie Antonio
Revolution Precrafted创始人

13131313.webp (4).jpg

(左)Robbie Antonio,图片:courtesy of Nadine Johnson。(右)安迪·沃霍尔的《伪装》(1986)。图片:© 2017 Andy Warhol Foundation for the Visual Arts / Artists Rights Society (ARS), New York

我获得的第一件艺术品是安迪·沃霍尔的《伪装》(Camouflage)。这对我来说是一件令人着迷的作品,并带领我初次涉足艺术界。沃霍尔在当时是一个离经叛道的人物,一个社会变色龙,他吸引了来自社会各个阶层的观众。同样的,这件《伪装》也帮助我为传统的房地产界注入了创造力。沃霍尔激励了来自各行各业的艺术家,从电影制作人到画家、时装设计师、音乐家、传统艺术家和当代艺术家。沃霍尔是革命文化的证明,而这也是我从他身上汲取的东西。他率先推动了整个波普艺术运动。凭借着他的自信和独特的风格,沃霍尔掌握了颠覆整个六十年代潮流的力量。他总是在测试着社会的极限,在尝试着触底之前还能推翻多少陈规。即便沃霍尔的这种推进一时出现了反弹,他为之所做的付出也足以使其成为美国最具代表性的艺术家之一,可与毕加索之类的人物比肩。正因如此,沃霍尔和他的艺术也激励着我在个人与专业领域挑战自己的极限。
 
文:artnet News
译:Phyllis Zh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