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的权利与艺术的尊严 2016年08月17日 总第58期

2016-11-30 10:16 来源:中国摄影著作权协会-摄影公社 编辑:wangxin

摄影公社.jpg

摄影——在这里更加得到尊重

 【本期内容】
 ⊙华晨办影像专场拍卖
 ⊙陈小波策罗红摄影展
 ⊙掀起限量鉴证的面纱 
 ⊙快门的“寿命”有几何



影像拍卖在中国
来源 华辰拍卖

近日,北京华辰拍卖有限公司和杭州德龙拍卖有限公司共同宣布,双方合作将于今年10月23-26日在杭州黄龙饭店举办“北京华辰十五周年、影像十周年庆典·杭州德龙特拍”,其中影像专场将推出多个重磅专题,主要包含以徐肖冰、侯波等红色摄影师作品为代表的华辰影像十周年优秀纪实与当代摄影作品回顾、记录浙江尤其是杭州周边地区历史影像的“杭城旧影”专题和国内外摄影名家名作板块。
 

杭州德龙特拍影像拍品:
埃利奥特等 浙江等地游记影集(53张)


开创先河  华辰启动中国影像拍卖

2016年是中国影像拍卖市场的第十个年头了。

2006年,中国首场影像专场拍卖在华辰秋拍上演。对于远离艺术品市场的中国摄影人来说,影像拍卖是一件新鲜事。当著名摄影家解海龙的代表作《大眼睛》以30.8万元的价位成交后,许多摄影人却惊呼:“原来照片还能卖钱!” “摄影人的春天来了!” 2006年的这场影像艺术品专场拍卖,同时也是亚洲的首场影像拍卖。

2007年伊始,中国嘉德、北京诚轩等国内知名的大拍卖公司也相继推出了影像艺术拍卖专场。华辰影像作为中国影像市场的开拓者,在十年的努力之中,不仅逐步建立起了十多个大项的影像艺术品品种,还把摄影作为一个重要的艺术门类带入了中国的收藏市场。
 
蕴藏生机  影像艺术品市场探索中前行

不过,影像市场的春天其实还远未到来。在经历了拍卖市场最初的兴奋期后,为中国摄影人所了解的纪实性影像艺术品的市场逐渐平稳下来,老照片的价值渐渐浮出水面。许多影像不仅还原了历史真相,也被寓于了艺术价值。而老照片市场的兴起和开拓,帮助影像艺术品拍卖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所造成的艺术品市场的调整中生存和发展。而体现老照片价值的关键节点,则是2011年华辰影像秋拍的周璇旧照, 220万元的成交价力证了影像艺术品也是可以具有高的价位。不过,与许多拍卖门类相比,影像艺术品还处在价格洼地。

由于影像艺术品拍卖市场的特性,虽然目前市场上老照片最为火爆,但华辰影像一直在支持和推动中国当代影像艺术的市场发展,目前拍卖市场上的主流老照片、纪实摄影和当代影像艺术被华辰影像部负责人李欣女士形象的比喻为:“老照片是我们的昨天,纪实类是我们的今天,当代影像则是我们的未来。”三者缺一不可。

影像拍卖市场是一个国际性的市场。由于历史和文化的原因,当国内许多艺术品门类还不能直面国际市场的时候,影像拍卖则依靠摄影媒介与生俱来的特质与国际市场接轨。国际影像艺术市场大约出现在上世纪70年代,至今不过40多年的历史。中国影像拍卖市场的启动虽然较晚,但发展势头平稳上扬。特别在经历了2008年的金融危机后,华辰影像成为了国内硕果仅存的影像拍卖专场。

这两年来,国内拍卖市场在经历了一个高峰期后,出现了下滑的趋势,但影像艺术品却出现了持续的增长,成为了中国艺术品市场的稳健门类。越来越多的摄影师走进了画廊或者拍卖行,转型成为了一名“艺术家”;越来越多的机构开始收藏摄影,影像艺术品成为了美术馆和博物馆不可或缺的藏品和展示内容……这种现象的出现,不仅是市场和文化互动的结果,也是影像拍卖这个“小生意”背后所蕴藏的“大事情”。
 
蓄势待发 华辰携手德龙再绘光影画卷  

经过十年的发展,华辰影像在中国的影像艺术市场质的飞越中,已成为了国际上最大的中国题材影像艺术品的交易平台。影像艺术品得到了越来越多的藏家、投资人和资金的关注。统计数据表明,华辰影像年交易额已从十年前的500-600万,增加到了2500万,单件藏品的最高成交价也从2006年的30多万提高到了200多万。经过华辰影像拍卖平台交易的藏品超过了万件,成交额达一亿五千多万元。据不完全统计,全球已有超过三十家的拍卖行举办着中国影像艺术品的拍卖。

华辰拍卖的掌门人甘学军在谈及为何投资影像艺术品拍卖平台时高屋建瓴地指出:“影像拍卖是小生意却是大事情”。华辰影像专场拍卖的开创者李欣女士介绍:“作为国内外最具声誉的中国影像艺术品交易平台,我们已经初步建立起了中国影像艺术品的分类体系、学术评价体系和价格评估体系。摄影拍卖在国外已经有了40多年的历史,从市场的规模来看,国外一线拍卖行的影像专场每场最多在200左右的标的。我们用了10年的时间将每场100多个拍卖标的发展到现在每场超过300个标的。此外,目前我们影像专场的成交率在70%,每场交易额增幅甚至出现超过50%的情况。未来影像专场成交额可以突破亿元。2016年的中国的影像收藏市场将会继续转暖。

据最新统计数据表明,市场在经历了一段时间的低迷之后,已开始走出低谷,启动了下一波的上升行情,影像收藏市场仍有很大想象空间和发展潜力。“今年借华辰影像开启10周年之际,我们将推出一批重要中国摄影史料的专题拍卖,如戏曲影像艺术、中国摄影家协会成立60周年重要影像艺术品、纪念孙中山先生诞辰150周年、丝绸之路影像艺术品、长城影像艺术品等。”

为此,华辰拍卖携手杭州德龙拍卖,精心策划了此次北京华辰十五周年、影像十周年庆典·杭州德龙特拍,以飨广大摄影爱好者。此次拍卖将为杭州后G20时期的文化繁荣及国际交流奉献出一台艺术盛宴,也为实现杭州市东方文化国际交流重要城市的发展目标添砖加瓦。



陈小波策划罗红摄影展
摄影  冬宝

由中国摄影著作权协会副主席、新华社高级编辑陈小波策展的“《万物》罗红摄影展”在北京“罗红摄影艺术馆”开展。京城最大个人艺术空间“罗红摄影艺术馆”历时六年打造,于近日正式开幕,本次展览作为开幕大展给观众精选了著名摄影家、环保活动家和企业家罗红多年来拍摄的150幅生态摄影作品,展现了壮丽的自然风光和难得的野生动物影像。




限量鉴证——掀起你的面纱来
来源 中国摄影报    作者 许华飞 

我们身处在一个图片爆炸的时代,图片创作和使用的繁荣,也必然带来图片权利形态和维权形式的发展,近年来兴起的“限量鉴证”就是其中一种新的形式。遗憾的是,对于多数摄影人来说,虽然这个名字不陌生,但对于其内涵和价值其实不甚了了,甚至于误会颇多。笔者作为业界老兵,加上法学背景出身,自认为在制度建设层面,要比多数影友专业一些。因此不揣冒昧,试着和大家做一些解释。

什么是限量鉴证?

顾名思义,在摄影行业当中,限量是作者和市场对作品发行数量的控制,而鉴证,则是权威机构对“限量”这件事情的审查和证明。结合起来说,“限量鉴证”,就是由权威机构出面,证明特定作者的特定作品,经由这个机构制作,在市场上发行数量的限制。举个例子来说,假设进行限量鉴证的机构是中国摄影著作权协会(中摄权协),笔者可以要求他们进行证明,笔者的某一件作品,经由他们推出,在市场上共有若干件(姑且说是十件吧),并且逐一编号登记。今后,这十件作品在市场上流通具备了良好的信用证明,其他个人和画廊等推出的艺术品,也是收藏者在市场上的一种选择。第三方的“限量鉴证”会更具权威性。

说实话,这个过程说起来简单,真要操作起来也需要一个比较复杂的流程。之所以要不怕麻烦来做这件事情,必然有其需要做的道理,这就引出了我们第二个问题:

为什么要进行限量鉴证?

第一个原因是限制市场上的作品数量

这是限量鉴证最初、也是最显而易见的原因。凡事讲究“物以稀为贵”,什么商品都是多了就不值钱。艺术品交易和收藏带有一定投资性质,具有保值的要求,因此对稀缺性的要求更高。摄影作品具备可以无限复制的可能性,这当然有利于信息传播,但对于交易可不是一件好事。譬如美术作品,一幅作品只能有一件成品,保值比较有保障;而一幅摄影作品,理论上想复制多少就能复制多少,这就导致市场上存在的作品数量过多(即使现存的作品数量很少,也存在一夜之间大量复制的风险),由于单件作品根本保证不了稀缺性,单价当然就要走低。

限量鉴证最初的目的,就是“封死”相关作品的“合法”件数的上限,只有这上限之内的作品可以商业流转,超出的就有可能是违背作者意志的违法作品,不能进入市场。作品件数减少,稀缺性上升,价格也就有了保证。

有读者要问了,这和你之前介绍过的“原作”概念很接近啊!这话说得很对,“原作”和限量鉴证都是解决数量过多的办法,实际上经过限量鉴证的具体照片,就可以称之为原作。但是大家要明白,直到今天,艺术品市场上对于“原作”还没有统一标准,大家都是拿着自己的标准在自说自话。这些标准在内容上不但不尽合理,彼此还互相冲突。由于标准的模糊,实际操作伸缩性很大,相应的“准入门槛”作用就不免打一个折扣。相比之下,限量鉴证不去追求抽象的界定标准,而是把标尺“卡”到流程上,程序明晰、呈现方式准确,鉴证本身就有量化内容,实际产生的“原作”说多少就是多少,绝无含糊,在“控量”这个维度上更加实用。

当然,控制数量如只是限量鉴证“最初的”目的,实际上随着著作权保护实践的深入,限量鉴证又有了新的价值:

第二个原因是为“追续权”实行奠定基础

追续权是个法律概念,书面解释是“艺术品的作者及其继承人从其作品的公开拍卖或经由一个商人出卖其作品的价金中,提取一定比例的金额的权利。”该制度最早由《法国1920年著作权法》确认和保护,并受到《保护文学艺术作品伯尔尼公约》的认可。

估计大家没看懂上面这段话,还是讲个故事吧。笔者有个学生,本行是画家,前几年没名气的时候,为了交房租把自己最得意的作品2000块卖给画廊。最近这小子名声鹊起,画廊老板把他的画作作价十几万出售,挣了一大笔。按照物权法上的道理,画家已经把画作卖掉了,画作的物权属于画廊老板,不再和原作者有联系。所以这十几万都是画廊老板的,画家一分钱都拿不到。但是如果可以引进追续权的概念,画家就能从这笔交易的盈利中分得一部分费用。而且无论今后这幅画交易多少次,每次都要分一部分给画家,画家老死了还要继续分给他的继承人——可见,追续权制度对于每一位艺术家,特别是没有名气但有发展空间的艺术家,还是很有保护作用的。

可能又有人问了,中国有追续权吗?实话实说,目前《著作权法》还没有规定(我那可怜的学生最后还是一分钱没拿着)。不过在《著作权法》修订的过程中,已经有一些专家提到了这个问题。在新版《著作权法》的几版征求意见稿中,都增加了追续权的规定。也许在未来的某个时候,“追续权”就会真的成为中国艺术工作者的维权利器。

但是且慢,对摄影人来说,还不到欢呼的时候——因为追续权要保护的,是作品原件。绘画雕塑书法的原件好理解,摄影的原件怎么认定?

摄影的原件,严格说应该是原作者拍摄下来的东西,也就是胶片或者原始数据文件。但这两者实际上都很难进行艺术品交易。胶片完全不具备审美的功能,但好歹还是有体物,电子文件根本就是无体物,只能依托存储介质存在。因此,在国外的实践当中,是以经过权威认定的少量照片作为原件加以保护的。

换言之,如果摄影人不尽快将自己作品的“原件”确认下来,即使将来《著作权法》规定了追续权,摄影人也无从享受。而限量鉴证的又一个作用,就是以鉴证的形式,为摄影人确认“原件”,这也就为摄影人未来享受追续权,打下了最基本的基础。

说完了限量鉴证的两个价值,我们要探讨的第三个问题是:

谁来进行限量鉴证?

限量鉴证的好处再多,有人来做才能发挥作用。一般到这种时候,大家的思路都差不多,反正不是“官”就是“商”呗。

问题是,这真是最好的选择吗?

一方面,政府机关肯定不是最好的选择。

这里的道理我相信大家都能理解,限量鉴证本身是密切联系市场的事物,机关从体制上并不适合直接经手。这里不但有避免权力寻租和保证工作效率的考虑,也是因为一旦涉及到一个行业内部的细节操作,擅长整体把握的国家机关可能缺少足够的专业性知识和技能。

另一方面,商业机构呢,其实也不是。

现在很多商业机构在制作图片时,都和摄影师约定作品数量,但请读者们了解,这一限量,双方都是出于商业目的(也就是为了挣钱)。任何一方只要有经济上的动机(也就是能挣更多的钱),都是有可能违约的。笔者个人非常敬重商务人士,但我们没办法回避,这些年商业机构为了“多赚一笔”,自己超出限额制作作品的事情也不是没有发生过。由此闹上法庭,扯出一地鸡毛的事情,其实大家心里也都有数。

可见,从事限量鉴证的,最好是一个既扎根行业内部,又没有自身商业利益的机构——作为著作权集体管理机构的中摄权协,无疑是最佳的选择。

从专业角度上看,中摄权协是由中国摄影家协会联合全国性摄影团体和著名摄影家发起,“出身”就在摄影界,这样就保证了足够的专业性。而从权威性上看,国家为了保证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的权威地位,在每个艺术门类只设一个组织。作为国家政府唯一指定的摄影著作权管理机构,中摄权协经国家版权局同意,报国务院总理办公会批准成立,由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主管。这个背景,决定了其在市场上具备更高的信誉和权威——没有违反限量约定的利益驱动!

必须说明,中摄权协属于非政府组织,没有任何行政管理权和强制权。摄影人需要对自己的作品进行限量鉴证,是要由本人发起的,这样也避免了有些人担心的“权力寻租”问题。


快门的“寿命”有几何?

快门寿命,通常指快门幕帘的可使用次数。具体来说,凡是采用机械快门的拍摄设备(全部单反相机、大部分无反相机、多数便携相机)都存在快门寿命。快门寿命与快门按钮无关,用快门线或竖拍手柄都不能延长快门寿命;使用电子前帘可以延长约1倍寿命,而使用全电子快门则不损耗寿命。主流可换镜头相机的快门寿命都在5万次以上。一年拍50次,每次拍200张,大概可以使用5年。在保修期内更换快门免费。当然,快门寿命只是一个参考值。个别机型的快门使用50万次以上也未损坏,某些相机可能仅使用了几千次就出现了问题。



中国摄影著作权协会由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主管、中国摄影家协会协办。
《摄影公社》是本会为全国各地首席代表和会员及摄影家服务的信息平台。
本刊每周三发布一期。欢迎大家来稿并提出宝贵意见。(责编:王昕)
【联系我们】
电话:010-65978100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东四12条48号(100007)
电子邮件:icsc1839@126.com
【更多内容】
请登陆中国摄影著作权协会官方网站www.icsc1839.org 或关注icsc1839微信公众号
 

 1480470843415896.jpg